那邊衹有冷淡的兩個字
那邊衹有冷淡的兩個字
Add

裂而歸

如今他一身沉鬱的墨綠色,眉目也攏在隂翳之中,久不見天日的模樣

我重新叫了小二,給他叫了一壺他年少時喜歡的茶

他又笑了,“真是難爲你還記著”

Recent chapters
Popular rec
Source update